移动版

主页 > 彩民 >

这份“人情债”80后已经还了好多年 现在终于轮到90后了

 
  到了年根底下,许多小伙伴开始盘算着今年年终奖“红包”的大小,但往往这个时候,年终奖还没捂热,各类用作份子钱的红包却要一个个往外掏,有随大流300元、500元、1000元的,也有讲究吉利数字666元、999元、1888元的,虽说随礼讲究的是一份心意和祝福,但这愈发飞速增长的金额成了变了味的“人情债”。

  同事结婚随礼100元,少吗?

  从清末明初开始,随份子便作为一项不成文的习俗在我国大江南北兴盛开来,老舍先生的小说《正红旗下》就曾描述为了凑份子钱发愁作难的情景:
  这些婚丧大典既是那么重要,亲友家办事而我们缺礼,便是大逆不道。母亲没法把送礼这笔支出打在预算中,谁知道谁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生呢?不幸而赶上一个月里发生好几件红白事,母亲的财政表格上便有了赤字。

  虽然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份子钱的压力也是一点都不小。

  近日,一位网友在论坛发帖称自己由于不了解当地风俗给要好的同事随礼,结果闹了一个不小的笑话。

  他在帖子里中说,自己刚毕业没几年在宁波工作,有一个很要好的同事,同事上个月底结婚,因为不是宁波人,当地风俗也不了解,所以就随了100块钱份子钱。结果参加婚宴时才傻眼了,光冷盘就有十多个,有海蜇拌黄瓜、清蒸螃蟹、咸呛蟹、生象拔蚌片、海苔腰果、桂花糖藕等。热菜有龙虾、水煮虾,酸菜海鱼、梭子蟹蒸虾饺等,临走时还一人送了一大盒点心。

  “自己老家那边结婚一般就随个10块、20块的,所以这次随了100块。”该网友表示看到这些菜时就后悔了,不过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宁波这里的酒席菜会这么好。据婚宴现场的人说,这么一桌10人的菜估计要4000元左右。

  帖子一出,网友们瞬间炸锅,大多数网友觉得,先不说补不补,100块,实在是拿不出手!

  有的网友表示好奇,“我就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地方随10块20块的份子钱。”

  当然也有觉得,“不管送多少总是个意思,再补点钱也没问题。”

  也有网友提出,在遇到这种问题之前,还是应该考虑到一个地方一个风俗,要先了解清楚,既然是同事关系,就应该事先问问其他同事份子钱多少,以免得尴尬。

  份子钱就像人情债,是钱换钱的交易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份子钱的数额也在逐年增长,尤其是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婚礼份子钱动辄800元、1000元都是常事。

  在北京三里屯附近工作的王宇是个90后,单身,工作是建筑工程行业,可能因为职业的原因要经常和客户打交道,再加上上学时候也热衷社交,朋友多,光微信好友就加了2300多个,但去年十一假期一个又一个的“红包炸弹”让刚工作4年的他着实有些吃不消。

  “一个十一假期,发小结婚,虽然好几年不联系但按照基本礼数也得500元起步,高中同学有两个结婚,一个好点的随1000元,一个关系一般随500元。大学宿舍同学结婚,1000元。”算了算,王宇一个假期就随了3000元,小半个月工资就没了。

  “从毕业到现在,一共随了2万多块钱吧。”王宇表示,其实随份子钱都是“人情债”,尤其是同学之间,到你结婚的时候都会随回来的,所以内心还是比较看得开,就是每逢假期,份子钱随的多了日子就过得比较紧俏,但只要一想想自己结婚时候这些钱都会回来,心里还是平衡的。

  去年刚结婚的乔优就体验了一把份子钱都随回来的感觉。“前几年给同学、同事、朋友随了大几千,现在一结婚,这些钱都回来了,再加上亲戚朋友的礼钱,感觉还小赚了一笔。”27岁的乔优拿着这些钱去巴厘岛度蜜月,十分惬意,有种“花的不是自己钱”的感觉。

  乔优认为,同学之前随份子很正常,因为你给他多少到你结婚时候他也会还回去,甚至还得更多。“其实有时觉得也挺没意思的,就是钱换钱的感觉。”

  随完份子就再无联系,你亏不亏?

  要参加的婚礼越来越多,有时候你都想不起来谁结婚就会被发请柬。

  有人调侃说,对有些新郎新娘而言,拟定请客名单,是他们这辈子记忆力和联想力最好的时候,请你喝喜酒也有可能是平时根本无联系的人。

  和王宇、乔优等90后相比,80后的“宝妈”肖娜娜就没那么幸运了。肖娜娜在一家私企当业务主管,已婚,有个5岁的女儿。据她介绍,她所在的公司是创业型的,所以年轻人比较多,流动性也很大。近年来有很多刚结婚的同事,度完蜜月就辞职,一波接一波,自己随的礼也是一波接一波。

  “有时候真不希望他们通知我们,朋友圈给他们点个赞,送个祝福就挺好的。现在年轻人婚礼邀请也简单,连个请柬也没有,一个电子邀请函直接工作群里一丢,说句‘xx号我要结婚啦,欢迎大家都来!’最可气的是老板还@全体,说‘能去的都去啊!’这时候你说你是装看见还是看不见?这份子钱是随还是不随?婚宴去还是不去?”

  随着互联网飞速发展,现在许多90后年轻人结婚大多选择做H5婚礼邀请函,简便易传播,低成本,但缺点就是和传统手写请柬相比,邀请这一动作显得不那么正式。

  肖娜娜补充说,如果是关系好的同事,随500、1000的都可以理解,但很多刚入职没多久就立马结婚,结完婚休完婚假立马辞职走人再也无联系的年轻人,确实有些无法理解。“平时没有业务往来,话都没说过几句,加你微信就为了丢给你一个婚礼邀请函链接,你去不去无所谓,微信转账份子钱的就好了。真的有种‘捞一笔’的感觉。”

  2017年,肖娜娜给同事随礼就随了2000多元,有的酒宴办在外地,想去也去不了,而这些随了份子同事回来也没有回请她。“婚礼随了份子但没去参加酒宴的,按规矩都是要回请的。他们这样感觉不太讲规矩。”肖娜娜表示,过阵子想辞职了,自嘲道“找个中老年人多点的公司吧,不用这个结完那个结。”

  份子钱为何变了味?

  份子钱从最初的一份祝福,变成不得不随、越涨越高的原因不外乎人情和经济发展两大因素。

  人们如何看待目前盛行的随份子现象?中国青年报此前调查发现,59.6%的人认为随份子变味了,是违心之举;53.3%的人认为“可以随,但要有度”;有46.6%的人觉得,很多人大摆筵席的一个重要考虑,就是收份子钱;43.8%的人感觉这像是在做交易;39.1%的人认为,这是人情往来的需要。

  吉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田毅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是一个伦理本位的社会,人情和面子在人际交往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他认为90后年轻人正步入随份子的“高峰期”,他们的同龄朋友或同学都陆续开始结婚生子。但是,他们刚参加工作,在很多方面都有求于人,而且工资较低,所以随份子会带来比较大的经济负担。

  除此之外,物价水平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是份子钱水涨船高的另一重要因素,这导致份子钱的价码与市场行情形成一种均衡的博弈姿态,价码总是随行就市。直接送钱的行为深入人心,渐渐被全社会所接受后,随多少钱也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变化。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在去年开展了名为中国家庭动态跟踪(CFPS)的调查项目,通过数据调查来展示中国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变迁。其中针对中国各个省份人情礼的调查显示:
  在2016年,重庆市家庭平均人情礼支出最高,高达10612元;宁夏回族自治区平均人情礼支出最少,仅为325元。结合CFPS对各省份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的调查数据来看,重庆市家庭人情礼支出已经占据家庭总收入的近20%,而2016年中国恩格尔系数也仅为30.1%。

  整体上来看,在注重人情关系的东北、川贵地区,人情礼也成为家庭支出的重要一环,占家庭收入的9%—20% 。而在外来人口较多的北上广地区,人情礼只占家庭收入的4%左右,这其中原因不外乎北上广外来人口居多,除了同事之外,随份子的机会少之又少。

  在天津、湖北、湖南、安徽等省份,人情礼有可能要花掉整整一个月的工资,辛苦工作一个月,最后都装进了红包送到了各个酒店门前。在山西、陕西等地,尽管一年仅需要“缴纳”3000多元的人情礼,但对于收入本来就不高的家庭来说也是一份很大的负担了。

  古往今来的随礼文化,从最初的送祝福、送安慰变成了送钱、送大钱的局面,“收礼的人厚着脸皮,冒着绝交一片好友的风险,送礼的人也苦不堪言”,如果到最后不能实现“礼尚往来”,那就只能用一句话安慰自己:我随的不是钱,是祝福。

□ .李.晓.萱  .中.新.经.纬